德林社:罕见!天新药业IPO:募资24亿许江南父女分红21亿,实控人曝涉贿

名家观点 | 发布于2022-05-13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德林社”,飞鲸投研经授权发布。

最近,一家IPO企业引起市场较大关注。

这家企业IPO拟募资24亿,近三年分红达到28亿,分光了三年利润总和,也超过IPO募资额,IPO企业突击分红比较常见,但分红超过募资总额的,还是挺罕见。

不仅如此,这家公司的股权高度集中,一对父女俩合计持股73.79%,两人分红达到21亿,更有意思的是,这家企业涉多起法律诉讼,公司的总经理还与董事长名下公司对簿公堂,且实控人多次卷入贪腐案中。

这家公司叫天新药业(全称:江西天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5月12日,天新药业过会首发获通过,成为今年第144家IPO过关企业,也是中信证券保荐的18.5单。

三年分红28亿

招股书显示:天新药业主要从事单体维生素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产品包括维生素B6、维生素B1、生物素、叶酸、维生素D3、抗坏血酸棕榈酸酯、维生素E粉等。

天新药业IPO拟募资金额约为23.98亿元,分别用于扩张产能(13.58亿元),销售网络及智慧工厂项目(3.01亿元),企业研究院项目(2.39亿元),补充流动资金(5亿元)。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天新药业营收分别为25.78亿、20.25亿、23.04亿、2.67亿,净利润分别为10.98亿、7.38亿、8.97亿、4.25亿。

报告期各期,天新药业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1.42%、51.80%、55.09%和46.03%,毛利率有所下滑。

德林社:罕见!天新药业IPO:募资24亿许江南父女分红21亿,实控人曝涉贿

IPO前夕,天新药业曾大笔分红。2018-2020年,天新药业分别分红10.01亿元、7.88亿元、10.64亿元,累计分红28.53亿元。而天新药业同期累计净利仅为27.33亿元,也就是说,3年累计净利还不够分红的。

天新药业的股权高度集中,实际控制人为许江南和许晶,许晶系许江南之女,父女二人合计直接及间接持有公司73.79%的股份。以此计算,实控人父女三年时间从公司分走21.05亿。

天新药业在招股书中也坦言:若经营下滑,公司仍持续进行大额分红,可能导致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所需资金短缺,进而对公司持续盈利能力产生较大不利影响。

实控人曾卷入贪腐案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大手笔分红,天新药业的实控人及关联公司还卷入多起贪腐案件。

一份名为《余昌杰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2020)浙1024刑初389号的判决书显示:被告人余昌杰在担任浙江省天台县发展计划局党组书记、局长,天台县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天台县地税局局长、天台县委常委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特别巨大。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5万元。

判决书显示:2004-2009年,余昌杰利用职务便利,为天新药业在项目立项、获取资金补助上谋取利益,收受天新药业法定代表人许某2以投资回报名义所送的人民币95万元。另外,余昌杰还索取或收受浙江荣远法定代表人许某1共计40万元。

资料显示:“浙江荣远”、“天台荣远”系许江南和许晶父女二人名下的公司。

另一份判决书提到:齐益明在担任天台县建设局副局长期间,浙江荣远在申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过程中,许某为感谢齐益明的关照送给齐益明10万元。天台荣远中标天台县天新药业老厂房地块后,为推进天台荣远项目周边道路拓宽及市政建设,许某送给齐益明10万元。

据招股书资料提到:公司实际控制人许江南曾作为证人涉及原天台县发展计划局党组书记、局长,天台县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天台县地税局局长,天台县委常委余昌杰受贿案,该案件的判决已经生效并执行。

除了卷入受贿案,天新药业分公司的总经理还与董事长名下公司对簿公堂。

裁判文书网上一份《潘中立、连云港市科尔健化工有限公司、陈疆虹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潘中立系浙江天新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被告陈疆虹、庄永舟、林飞龙系被告连云港市科尔健化工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及股东,双方有商业往来。

因被告经营需要于2013年8月向原告潘中立借款,但到期拒不归还,潘中立由此提出归还原告借款1100万元及利息。有意思的是,被告“连云港市科尔健化工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是厚德投资;厚德投资则是浙江天新的全资子公司,浙江天新由许江南也即天新药业的董事长所控制,同时浙江天新也是天新药业的原股东。

也就是说,天新药业的总经理,将天新药业董事长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公司告上了法庭。最终法院判决支持潘中立要求被告归还借款本金1100万元的诉讼请求。

天新药业的招股书中给出的解释“厚德投资为财务投资者,未参与科尔健的日常经营管理,对科尔健不构成控制”。最新的消息是连云港市科尔健化有限公司已被执行破产清算,这起案件真相有些死无对证了。

除了涉贿案,天新药业还曝出产品种类不足、产品价格浮动大、经销商相关联,与供应商华恒生物采销数据不一等问题。对于天新药业上市后的情况,我们将进一步关注。

参考:

IPO观察|天新药业实控人卷入多起贪腐案,大额分红超三年净利

环球网:天新药业财务数据存疑总经理与实控人控股公司对簿公堂?

权衡财经:天新药业三年分红超过募资额,过往劣迹难消,与供应商数据不一

飞鲸投研从多维度分析,整理了一份《成长50》的名单,可以关注同名公众号:"飞鲸投研":Beiketouyan,进行领取(点击复制)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飞鲸投研系信息发布平台

/阅读下一篇/

德林社:一季度缩水近500亿,汇添富基金掉队,发生了什么?

可能感兴趣的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