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亏损近两亿,微盟“买买买”策略能支撑多久

贝壳号 | 发布于2021-11-25

编辑按:本文转载至微信公众号“伯虎财经”,作者“唐伯虎”,飞鲸投研经授发布 。

说起国内备受关注的SaaS公司(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微盟是避不开的其中之一。

近日,微盟集团拿出2.2亿重金收购了零售数字化公司“向心云”。从2020年开始,微盟就开始投资和收购的“买买买”策略,目前可查询的投资事件就有7起。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微盟亏损了1.95亿元。一边自己贫血,一边还去输血,微盟是怎么想的?

口径的突变

2013年,微信和淘宝的屏蔽大战达到高峰,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名叫孙涛勇的26岁程序员因为“不想天天加班,把所有的青春都奉献给代码”,从百度离职,成立微盟。

2020年之前,微盟就开始数字化零售宣传口号,2020年逐渐地换成了另外一个名字:TSO全链路智慧增长解决方案。T (Traffic)即流量,S(SaaS)代表工具,O(Operation)即运营。

TSO内核仍是零售数字化,目的在于加强私域的控制。

这次微盟收购的向心云,据官方介绍,是一家腾讯生态企业,之前就获得腾讯的B轮融资,其核心产品是“超级导购”App,服务客户包括永辉超市、德邦物流、爱玛电动车、特步体育等。

同样在2020年,微盟还制定了“大客化、国际化和生态化”三大核心战略。

这年开始,微盟开始大举收购,包括餐饮解决方案提供商“雅座”(战略投资)、餐饮全场景数字化运营服务商“商有(syoo)”(A轮),零售与流通解决方案服务商“海鼎”,今年参与投资了跨境电商服务商马帮软件。

半年亏损近两亿,微盟“买买买”策略能支撑多久

(图源:网络)

大举投资收购,加快布局生态、走向国际,微盟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

2020年7月,微信上线了自家的微信小商店,“无需开发,免费开店”。这波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操作,直接让在微信生态生存的SaaS公司股价暴跌,微盟的股价单日跌破10%。

好在微信小商店只是一个简单的小程序开发软件,没有触碰到微盟的核心(官网表述为“基于云、大数据的精准营销”)。

不管是什么,微盟凭借私域、三大核心战略和TSO全链路方案等概念,以及这年在数字化零售的布局,挽回了二级市场的信心。

从2020年12月开始,微盟的股票突飞猛进,3个月内,从10港元的样子,飙到了今年2月最高的33.5港元,找回了“SaaS第一股”的面子。

只不过,股价来得快,去得也快,2月中旬微盟股价开始暴跌,4月相比最高点已经腰斩。

巧的是,3月正是淘宝特价版独立一周年的日子,或许为了庆祝,淘宝特价版向微信提交了微信小程序的申请。这意味着阿里电商要从公域卷到私域了。

过去一直强调私域的微盟,口径变了。4月,第三届私域流量大会上,微盟智慧零售运营负责人钱华说“去年运营私域流量可能只是上云店,而今年是盘活全域流量。”

从私域突转到全域(私域和公域),这是微盟的转折点,但这个突然的口径变化并没有改变投资者的信心,似乎还增加了市场的疑虑。

到了今年7月,微盟基本上已经把过去3个月涨的回吐干净,为表敬意,还跌到了一年多以来8.2港元的最低值。

半年亏损近两亿,微盟“买买买”策略能支撑多久

(雪球截图)

从“TSO全链路”到“大客化、国际化和生态化”,微盟是不想过多受到微信私域的掣肘,从私域转到全域,微盟已经被触碰到了生命线。

在微信躺平,到中年焦虑

过去这些年,互联网是被巨头定义和扭曲的,对于微盟来说,它的互联网就是微信和淘宝——两者意外的私生子。

微盟的主要角色就是充当一座桥梁,把淘宝的中小商家输送到微信生态去,自己躺着收取过路费,这一躺就是8年。

这中间,微盟也开拓了业务领域,从电商拓展到餐饮、零售、本地生活等,找到了一席之地,但是这些业务的根基,依赖的是微信的私域流量,它需要考虑的仅仅是同行——比如有赞的竞争。

有赞和微盟半斤八两,而且背后都有腾讯持股,又在腾讯的生态,自然不会造成威胁——这就像斗鱼虎牙一样。

但到了今年,这个维持了8年的格局变了,有威胁的对手进来了,而且还是微盟过去曾经挖过别人墙角的“淘系孪生兄弟”——淘特和淘宝。

今年3月,淘特申请接入微信,虽然迟迟无果——这有它的背景:阿里的罚单还没下来,但现在环境不一样了。

8月,阿里张勇公开谈“平台互联开放”,同月,腾讯总裁刘炽平像是回应,说“腾讯的生态环境本质上是开放的。”

不久,反垄断和互联互通提上议程。9月9日,工信部召开了“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9月17日,是各大平台按标准解除屏蔽大限的最后一天。

前几天,市场监管总局开了43张反垄断罚单,腾讯和阿里领走了25张,罚款超过500万。而且,这些罚单的时间跨度很长,包括阿里2018年对饿了么的收购案。这已经表明,互联互通是大势所趋,拦路者、想吃独食者只会自讨苦吃,等待清算。

半年亏损近两亿,微盟“买买买”策略能支撑多久

(图源:网络)

这对大众来说当然是好事,但对于微盟来说,则不尽然。互联互通意味着,微信生态的独食是吃不了了,从公域跨界过来的淘系电商,无疑是对微盟的最大对手。

淘宝的直通车、单品宝、淘宝直播、淘宝联盟等,付费的、免费的,对微盟来说都是威胁。过去微盟挖淘系的中小电商,是因为微信和淘宝的封闭生态,只能选择微盟这样的第三方SaaS服务商。

现在,淘系电商进来了,从商家的角度分析,选择同一套运营工具显然更便利。而且,在流量获取越来越贵的当下,阿里把淘系App和微信生态的营销服务绑定,打价格优惠,似乎是必然选择。

未来SaaS服务商,微盟除了拼技术,财力似乎也要考虑进去。

SaaS公司的解药

2020年开始的新冠疫情,让SaaS公司在股市获得了很好的表现,普遍冲到了一个历史的高位。这可以从全球头部的SaaS公司Salesforce看出来,其股价从去年疫情开始时的100美元,曾经涨到最高的311美元,现在市值到达28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万亿)。

国内两个SaaS公司的佼佼者,微盟和有赞,从涨势上和Salesforce一样,但跌的时候,就是另外一股味道了。

前面提到过,微盟到今年7月,已经把过去3个月涨的回吐干净了,有赞从时间上,基本复制了微盟的跌势,跌幅相比微盟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是,这两家公司都严重依赖微信生态。作为一家软件公司,不开疆拓土是让人难以理解的,难道躺在微信的圈里有安全感?还是破圈的技术壁垒太高了?

其次,这种相似还体现在亏损上。过去几年,有赞就没盈利过,微盟好点,时不时还能赚点,尽管一次亏损就能把过去几年所赚的钱都覆盖,自己还要倒贴。

亏损是国内SaaS公司的通病,作为还处在起步阶段的SaaS公司来说,盈利问题依然是一把达摩克利之剑,融资依然是SaaS公司的重中之重。所以,微盟的重金投资才会显得格外突出。

从现在收购“向心云”,到投资跨境电商服务商马帮软件,甚或是去年投资的短视频生产平台“秒影工场”,微盟一边在筑牢微信生态的私域优势,另一方面又在拓宽自己的业务领域,并跨入公域,向外寻求国际的收入。

未来淘系小程序进入微信后,局面会变成怎样,或许取决于微盟这个SaaS服务商这8年来在微信生态的技术积累,要么被抛弃,要么逼阿里的商家也来用。但微盟焦虑的解药,最终还是藏在微信外面的世界里。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飞鲸投研系信息发布平台

飞鲸投研从多维度分析,整理了一份《成长50》的名单,可以关注同名公众号:"飞鲸投研":Beiketouyan,进行领取(点击复制)

/阅读下一篇/

迪士尼的造星术,你学不会

可能感兴趣的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