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价比中创新航,成了宁德时代的眼中钉

贝壳号 | 发布于2022-08-11

编辑按:本文转载至微信公众号“派财经”,飞鲸投研经授发布 。

中创新航顶着宁德时代的专利重压,提速港股上市。

在国内动力电池生产商中,中创新航位列第三,仅次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近日,中创新航发布消息称,最快将于本周进行上市聆讯。此前数日,宁德时代对中创新航又提起了一项新的专利侵权诉讼,索赔金额1.3亿元,目前福建省高院已受理该案;同时,宁德时代已正式向法院起诉中创新航不正当竞争。

如果加上更早之前高达5.18亿元的5项专利侵权索赔,宁德时代对中创新航的专利侵权索赔总计以达到6.48亿元,创下了行业最高纪录。而就在宁德时代提高索赔价码的前两天,中创新航的专利无效申请已经有一部分被驳回。

仅仅数日之后,据中国证监会网站公示,8月5日,中创新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获得中国证监会关于其H股上市申请的正式批复。这意味着,宁德时代的专利诉讼纠纷并未对中创新航赴港IPO进程造成实质性影响。

宁德时代的“远虑”,很有可能变成眼前的“近忧”。

01 天价索赔,狙击中创新航

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之争,始于一年前。

2021年7月至9月,宁德时代多次向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中创新航侵权公司五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3项、实用新型专利2项,分别为“防爆装置”、“集流构件和电池”、“动力电池顶盖结构及动力电池”、“锂离子电池”以及“正极极片及电池”。

同时,宁德时代向中创新航索赔共计1.88亿元,到5月这一数字翻了将近三倍达到了5.18亿元。不过,根据智慧芽专利价值评估数据显示,这五项专利的价值评估金额分别为93万美元、3600美元、21万美元、296万美元和114万美元,合计524.3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544.88万元),从这一角度来看,宁德时代显然是狮子大开口。

业内人士认为,宁德时代索赔的专利几乎都与电池的“结构装置”以及改进工艺相关,如果侵权成立,极有可能与宁德时代的麒麟电池有关,因为无论是宁德时代的麒麟电池还是比亚迪的刀片电池,其都属于工艺改进上的“结构创新”。

对于宁德时代的指控,中创新航随即进行了反驳,其表示:“公司始终坚持自主研发,提供给客户的产品都经过专业知识产权团队的全面风险排查,确信产品不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不久后,作为标准程序,中创新航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起这5件专利的无效请求。

到今年5月份,相关专利审查工作已有新进展,五项专利中的两项已出审查裁定。其中,“防爆装置”专利认定为“维持专利权有效”,“集流构件和电池”认定为“专利权部分有效”。另1件显示已发出结案通知书,剩余2件专利的无效请求,目前仍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审查过程中。

但中创新航7月27日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声明表示,“诉讼和涉案专利无效仍然处于审理阶段,尚无生效判决。”与此同时,中创新航对宁德时代的3项专利再度提出了新的无效申请。

在专利侵权案件推进的同时,涉事双方也没闲着,纷纷在舆论场上发声指责对方,宁德时代称:“宁德时代一方面尊重第三方知识产权,愿与行业参与者就知识产权授权许可保持沟通合作,另一方面也会重拳打击恶意侵权行为,维护市场良性竞争。”

中创新航则表示,“‘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但打着‘保护创新’的旗号,利用涵盖在先公知公用技术的无创新性专利,对同行业行恶意打压之实,违背专利法‘促进科学技术进步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立法宗旨。”

除了打嘴炮,宁德时代还表示中创新航涉嫌专利权侵权的电池产品,已在数万辆车型上进行搭载,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权相关专利,包括但不限于停止制造、销售或许诺销售应用上述专利的相关产品。

显然,这一要求直击中创新航命门,今年3月份,中创新航刚刚提交了港股招股书,而在这份招股书中,中创新航计划募资15亿美元,用以加快自身产能建设。外界普遍认为,宁德时代的上述要求会给中创新航的港股上市之路带来不利影响。

某投行项目负责人指出,赴港上市需要投资人与公司就股票价格谈判,这个案件会成为投资人的谈判压价筹码,对公司股票售卖和融资规模都会产生不利影响。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中创新航处在新能源赛道,有国资军工背景,具有一定的化解专利侵权案件风险的能力。

在招股书中,中创新航表示,经评估后,公司认为相关申请索赔缺乏依据,并且该申索也不会对集团的整体业务、财务状况或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中创新航还强调,尽管于2021年8月收到了上述诉讼申索,但公司产品订单以及装机量仍然持续增长。2021年11月当月装机量突破1GWh;2022年1月,装机量达到了1.2GWh。

随着中创新航赴港申请获批,宁德时代的“狙击战”也暂时告一段落。

02 宁德时代为何焦虑?

对于中创新航的崛起,宁德时代有充足的理由感到愤怒。

就在2021年中的宁德时代总部大楼,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与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发生了一场争执,最激烈时,曾毓群甚至退出了会议室,平静了10多分钟。根据知情人士透露,事情的起因是小鹏打算引入新的电池供应商,而新的供应商恰好是中创新航。

倘若只有小鹏汽车一家引入中创新航,对宁德时代并不会形成太大压力,但真正令宁德时代感到焦虑的是,随着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的崛起,越发强势的宁德时代开始引起越来越多合作伙伴的警觉,像小鹏一样担忧产能与供应链安全的新车企们纷纷开始寻找备选方案。作为动力电池第二大的第三方厂家,中创新航自然成为首选。

根据中创新航官网,截至目前,其产品在乘用车市场已应用于零跑C11、小鹏P7、EA6、五菱宏光MINIEV、吉利几何C、吉利帝豪EV450等,以及广汽与长安的多款车型上。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车量为52.5GWh,市场占比47.67%,排名第一;中创新航排名第三,装车量8.35GWh,占比7.58%。在三元电池方面二者差距更小,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上半年三元电池分别装车22.89GWh和6.68GWh,占比50.19%和14.65%,位列市场前两位。

辉煌鼎盛的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帝国,被“中创新航们”打开了一条裂缝。

裂缝发端于2019年4月,彼时,与宁德时代合作良好的广汽推出了旗舰电动车型 Aion S,作为当时续航里程最长的电动车,该车搭载了宁德时代NCM811电池。然而,仅仅上市4个月之后,这款车却多次发生起火事故。

此后,广汽与宁德时代开始了扯皮,一个认为是电池问题,而另一个则认为是汽车系统设计问题,最后的结果就是宁德时代“不认,不赔钱”。

责任不认,钱也不赔,窝火的广汽只能将目标转向宁德时代之外颇具实力的中创新航。从 2019 年开始,中创新航逐渐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广汽乘用车动力电池第一供应商,以广汽埃安为例,2020年上半年广汽埃安申报的63个车辆型号中,有30个型号电池供应商为宁德时代,到了下半年有媒体报道称,广汽埃安新申报的车型中再未出现宁德时代的身影。

不过,在日前举行的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广汽集团曾庆洪表示目前广汽有一半的电池供应来自宁德时代。但这也恰好说明了中创新航势头之盛——有业内人士表示,随着中创新航的客户数量增多,无法同时满足多家车企的要求,而广汽本身和宁德时代有着很密切的合作,双方还有合资公司,宁德时代又重新成为了广汽最主要的供应商。

为了抢客户,中创新航甚至不惜压低价格进行竞争。这一招确实符合客户的胃口,比如广汽高层就曾明确表示,广汽更看重电池厂商的性价比。而中创新航的理念是,没有一定性价比的产品其实是没有创造价值的,不一定是低价,而是相对的性价比。只有做出了性价比高的产品才会创造价值。

中创新航的前身是中航锂电。早在2007年,中航工业旗下研究院,投资设立了天空能源(洛阳)有限公司,这一时间点甚至比宁德时代还早了4年。成立两年后,经过重组天空能源正式更名中航锂电(洛阳),也是在这一年,中航锂电(洛阳)成功为上海世博会24辆依维柯巡演花车供应电池,从此一炮而红,成为当时的电池一哥。

然而,经过成飞集成、常州金沙投资入主,以及新能源商用车补贴退坡等之后,专注磷酸铁锂的中创新航被友商的价格战打得节节败退,2017年起,中航锂电(洛阳)营收、净利润骤降。

2018年来自天马微的刘静瑜出任中航锂电(江苏)董事长,公司也随即迎来了转折点,此后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股权变更,“中创新航”就此诞生。

刘静瑜上任后对中创新航进行了一系列变革 :业务上,中创新航的服务市场从商用车转为乘用车,产品重点发力三元锂电池;人事上,刘静瑜向能力不足的老人开刀,启用有能力的年轻人,比如中创新航目前的研究院院长是一位 85 后女博士。

“中创新航从宁德时代挖了很多人,这些人把三元电池的技术和制造经验都带过去了,宁德时代可能也是因此认为对方侵权。不过中创新航挖人比较注意,表面上看都属于合理的人才流动,宁德时代无法从违反竞业限制方面起诉。”有锂电行业资深人士表示。

也是因此,外界惊奇地发现,双方的三元电池竟然长得像异父异母的“亲兄弟”。有行业人士表示,中创新航技术转型快速过渡且一推出就非常成熟、价格又低,在当时的确引发了一定质疑。

有人才、有技术、有客户需求,再加上价格低,中创新航近两年进步神速,资本市场也同样给予了相匹配的认可,去年9月,公司进行了高达120亿元的股权融资,估值高达600亿;同时,市场与资本的良好反馈也给了中创新航更大的信心,2021年6月,中创新航宣布,其2025年的规划产能为300 GWh,仅仅5个月之后其又将目标上调近70%,2025年规划产能将超过500 GWh。

中创新航的目标很明确,对标宁德时代,从巨头嘴里抢蛋糕。

03 宁德时代无效反击?

对于中创新航的釜底抽薪,宁德时代自然不会坐视不理,连续的专利侵权和不当竞争申索,足以表明宁德时代阻击中创新航的决心。

单从数额来看,宁德时代前后总计6.48亿元的索赔金额,对性价比至上的中创新航来说是一笔大钱。招股书显示,中创新航去年才首次实现盈利,2019年-2021年中创新航分别亏损1.56亿元、亏损0.18亿元、盈利1.12亿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比起让对方割肉,宁德时代还有更重要的目标。

一位锂电行业资深人表示,“宁德时代本意可能也不是胜诉,而是拖慢中创新航的上市进程,如果这样中创新航后面压力就会很大,因为他们最后几轮融资都是有时间期限的。”而这样做得目的很明确,就是在融资上卡住中创新航,让其无法按计划扩充产能,拖慢其成长速度。

中创新航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中创新航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17.34亿元、28.25亿元和68.1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98.28%,成为了“全球增长最快的动力电池企业之一”。

在这一势头面前,宁德时代有足够的理由焦虑,尤其是动力电池科技含量并没有那么高的大背景下。

今年5月份,前国金证券分析师裴培在自己的朋友圈,质疑动力电池行业的高科技属性。而其主要依据,是行业龙头宁德时代的研发费用和研发人员总数并不高,根据各家的财报数据,2021年宁德时代的研发支出为76.9亿元。作为对比,互联网行业的小米研发支出132亿元,美团167亿元,百度221亿元,腾讯518亿元,阿里巴巴578亿元。至于研发人员数量,宁德时代也同样落于下风。

另一个为人质疑之处则是“直接材料成本占比过高”。通常而言,附加值最能体现企业技术水平,然而,从宁德时代的数据来看,从2017年到2020年,其直接材料在电池成本中的占比高达90%左右;而中创新航2019-2021年,其原材料成本分别占销售成本的77%、76.1%和84.2%,占比也不低。

从这个角度讲,动力电池企业更像是制造业里的来料加工。一位业内人士更表示,电池就是正负极材料、电解液、隔膜、粘结剂等材料的组合,不同电池主要就是换配料表,“好比炒菜放1勺酱油还是2勺”。而电池加工,“就像炒菜时的火候”。只要菜谱、火候都会了,就能复制出来。

简言之,造动力电池并没有那么难,中创新航就曾在广汽的帮助下实现了成功逆袭。

早在2017年,为了确保供应链安全,广汽就开始扶持二供中创新航,彼时,广汽本身就有一定的电池研发能力,电池团队有近百人,清一色清北(清华北大)博士,而且还在广州黄浦区建了一条电池试制线。双方加班加点捣鼓了一年,愣是在从未涉足的三元电池领域,解决掉了广汽 2000 项整改意见,中创新航建立起了量产和质量体系,进而成了宁德时代最有力的竞争者。

如果将眼光再放宽一点,包括特斯拉、长城、蔚来、大众等几乎毫无动力电池技术积累的整车厂,也开始频繁跨界涉足动力电池的生产与研发,而且就目前来看,特斯拉的4680电池和蔚来的50度半固态电池都已在短期内获得成功。

以此来看,动力电池的技术门槛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高,这也就部分解释了为何在体量更大、技术优势更强的宁德时代面前,中创新航与后来者们仍然能够如此突飞猛进。如果说上述企业的电池进步都是靠专利侵权和不正当竞争实现的,显然很难令人信服。

因此,突出性价比的中创新航等玩家上位,有可能在动力电池领域再度掀起价格战,而这对毛利率从2016年 43.7%降到2021年26.3%的宁德时代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市值万亿的“宁王”未来只怕将王位难保,这也是后者精准狙击的最根本原因。

眼下,宁德时代的阻击计划已经告一段落。随后而来的将是中创新航15亿美元的上市融资和500GWh产能规划落地,届时,两者的竞争只能靠硬实力决胜负了,这或许又将是新的内卷的开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派财经”,作者:陈庆之,36氪授权发布。

飞鲸投研从多维度分析,整理了一份《成长50》的名单,可以关注同名公众号:"飞鲸投研":feijingtouyan,进行领取(点击复制)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飞鲸投研系信息发布平台

/阅读下一篇/

又一网红品牌大面积关店后易主

可能感兴趣的
热门推荐